<track id="az1te"><span id="az1te"></span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az1te"></track>
  1. <track id="az1te"><span id="az1te"></span></track>

    <b id="az1te"><strong id="az1te"></strong></b>
    1. <nobr id="az1te"><optgroup id="az1te"></optgroup></nobr><bdo id="az1te"></bdo>

      <track id="az1te"><source id="az1te"></source></track>

      • 设为首页
  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  • 个人中心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水利资讯 > 媒体之声

      人民日报:地下水超采地的治水之路(一线调研)

      2022-07-28 08:35  来源:   分享:

       在华北平原,由于长期超采地下水,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,超采区地下水水位持续下降,形成大面积漏斗区。据了解,河北省有127个县(市、区)处于地下水超采区。河北省首批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县——邢台市巨鹿县,从1975年到2014年,深层地下水埋深下降了约60米。

       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“节水优先、空间均衡、系统治理、两手发力”的治水思路。此后,我国在河北开展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,积极开展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行动。

        2021年底,河北省水利厅监测数据显示:全省所有深层地下水超采县(市、区)和98%的浅层地下水超采县(市、区),地下水位均实现了回升。

        这是如何做到的?记者近期进行了探访。

        ——编??者

        缺水——

        井越打越深

        2021年底,邢台市的浅层超采区地下水水位较上年同期上升3.01米,升幅位居河北省第一位。

        官亭镇位于邢台市巨鹿县最北部,以农业为主,是多年来地下水超采最典型的乡镇之一。和河北省大多数农民一样,这里的农民从事一年两季的种植农业:10月至次年6月种小麦,7月至10月种玉米。

        “搁以前,俺们都是‘大水漫灌’浇地。”官亭镇进头营村村民高全斗说。

        平原地区灌溉用水一般是从井里抽取地下水。据巨鹿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李杰介绍,平常浇一亩地一次就要用水60立方米左右,种玉米要浇1到3次,小麦更多,需要浇3到5次。

        河北是农业大省,小麦种植面积在3300万亩左右。农业用水占经济社会用水总量七成以上。

        河北也是缺水大省,人均水资源量307立方米,仅为全国平均值的1/7。由于地表水匮乏,为保障工农业生产用水,一度只能长期超强度开采地下水。

        54岁的郭现恩是巨鹿县水务局打井队队长,1995年进入打井队。谈及当时的情形,他最大的印象就是:井越打越深了。

        郭现恩回忆:“起初打一口深水井,两三百米,后来到400米,再后来到2012年,一口井要500米深,打井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。”

        地下水水位在不断下降。河北省水利厅的记录同样证实了这一变化:上世纪60年代,地下水水位基本处于天然状态。70年代开始打井抗旱,地下水开采量大幅增加。80年代,地下水年均开采量在110亿立方米左右,远远大于自然补给量,地下水水位开始大幅度下降。2000年左右,地下水开采量达到峰值,年均约170亿立方米,比可开采量多出70亿立方米,形成大面积超采区。

        官亭镇的种粮大户于少辉说,那时候,镇里的河渠基本都是干的,“除了春灌时期,上游开闸放水时会短暂有水。可一旦浇一次地,水就又没了。河渠全年几乎都是裸露的河床,里面净是泥土、杂草和垃圾。”

        2014年,国家认定河北省超采区范围近7万平方公里,年超采量59.7亿立方米。同年,河北先期开展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,通过“节、引、调、补、蓄、管”等措施,开启了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行动。

        节水——

        田管更精细

        记者跟随于少辉来到官亭镇进头营村,走进他承包的460亩地。田里一根根管道藏身地表之下。

        “现在地里休耕呢。”于少辉介绍,“这样,土壤可以得到休息,用水量也少了。”

        在河北,75%的地下水用于农业灌溉。“治理地下水超采,首先要管好‘水龙头’。”河北省农业农村厅种植业处一级调研员吴济民说,为了治理地下水超采,河北省实施季节性休耕、旱作雨养、节水灌溉等办法,推进种植结构调整,压减高耗水农业种植面积,减少地下水开采。

        “这是县里专门给安装的高标准农田节水灌溉设施,可以实现半自动式喷灌。平时喷灌杆隐于地下,通电后从地里伸出,安装上喷头即可使用,和以往漫灌的浇地方式相比,每亩地用水量能减少1/3。”于少辉说。

        不仅如此,现如今在官亭镇,各类地下水取水井都被纳入了河北省取水井信息管理系统,实行精准管理。

        水井先是被精细化分类。不能使用、失去取水功能的水井,各地进行填埋处理。旱作雨养项目区内的水井以及靠近地表水源的水井,实施管控式关停,即在旱作雨养项目开展期限内以及地表水丰沛未干涸时,水井关停使用。远离地表水源的农用地下水井目前仍可继续使用。

        在于少辉承包的460亩农田中,分布着3处机井,一处靠近镇上的有水河渠——鱼营渠,因可以从渠中引水,现在这处机井已被实施管控式关停。

        “管控式关停的目的,就是最大限度鼓励农民使用地表水代替地下水灌溉。”巨鹿县水务局副局长张朝磊说,“下一步,在水井精细化分类的基础上,针对远离地表水源的水井,农民的取水量会受到限制。比如,会根据农民的土地面积,精细化分配用水配额,不能再任性漫灌。”

        走访官亭镇周边,记者发现当地农田里种植的是高粱等抗旱节水作物。在官亭镇的邻镇观寨镇,何寨村正在整村推进旱作雨养项目,改种高粱等耐旱作物,实施面积达4396亩。“现在地里的高粱都长到一人多高了,就等着到时候收获了。”何寨村党支部书记李建卫笑着说。

        随着对农业用水的精细化管理,地下水超采的现象得到遏制。截至2021年底,河北省累计建成高效节水灌溉农田1400多万亩,推广使用抗旱节水品种和配套节水栽培技术农田3400多万亩,扩大地表水灌溉面积968万亩,有效减缓了农业用水对地下水的依赖。

        引水——

        一渠清水来

        田里的节水设施,让人印象深刻;农田旁的鱼营渠也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清澈的河渠目测有10余米宽,听当地人讲,水深约有3米,穿过进头营村,紧邻河渠的是大片农田。

        走在一旁的于少辉介绍:“这条渠原来是典型的干旱河渠,一年中只是短暂有水。现在大不一样了,一年到头都是碧波荡漾的。”

        不只是鱼营渠,过去,由于地下水水位下降,邢台市的21条主要河道和具备引蓄水能力的144条干支渠中的许多河道曾经干涸。

        而近两年,这21条主要河道、144条干支渠均实现了河渠有水。水,是从哪里来的呢?

        沿着鱼营渠溯洄而上,离开进头营村,记者来到了老漳河旁。

        “老漳河由南向北穿过整个巨鹿县,刚刚咱们所在的鱼营渠引的就是老漳河的水。”张朝磊介绍。

        河北省水务中心引黄事务中心副主任李巍介绍:“老漳河是引黄入冀补淀工程的重要输水河流。引黄河水进入河北后,流经邢台等5个设区市,经过的都是地下水超采严重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“现如今,巨鹿县的农业灌溉用水主要是引来的黄河水。用作生态补水、饮用水及工业用水置换的主要是南水北调的水,要不要和我一起到南水北调水厂看一看?”张朝磊和记者说。

        一路向南,来到巨鹿县城南外环附近的南水北调水厂。这座水厂2016年7月投用,和县里原有的自来水厂互相独立。

        “水厂里的水都来自南水北调,日处理能力达1.9万吨。”县南水北调水厂厂长梁启新说,“水从丹江口水库沿中线总干渠输送,后经邢清干渠平巨支线,到达巨鹿县南水北调水厂,全程均为专门修建的涵管输送。”

        南水北调送来的水,目前已成为巨鹿县生活与工业用水的重要来源。梁启新介绍:“当水厂日处理量大于当天实际使用量时,一部分水就会排入环城水系,用作生态补水。”

        “环城水系的水又流向哪里?”记者问道。

        “环城水系与全县主要河渠相联通,对地下水的涵养可以起到明显作用。”巨鹿县水务局河湖科科长王德彦说。

        说罢,王德彦提议,到鱼营渠的“尾巴”再看看。

        沿着鱼营渠溯流而下,记者发现,在鱼营渠的最末端,还连接着一个面积2亩多的坑塘。坑塘有蓄水和调节的功能,当河渠水多时,汇入坑塘储存;河渠水少时,坑塘反补河渠。

        近年来,邢台逐步疏通支河、沟渠,发挥坑塘蓄水、灌溉功能,不仅农业灌溉、生活用水不愁了,群众也有了亲水乐水的好去处。

        “不仅是邢台,河北省地下水超采区区域内不少地方河网密布,开展河道生态补水是改善地下水水位最直接有效的方法。”河北省水文中心地下水处处长任印国介绍。

        截至2021年底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累计向河北省送水超130亿立方米。2018至2021年,河北省形成有水河长4119公里,水面面积225平方公里;其中,2021年邢台市有水河(渠)恢复至2011公里,水面面积达到77平方公里。

        乐水——

        甘露润心田

        调研时,记者翻阅了邢台地方的古志,历史上,邢台曾有“环邢皆泉”的记载。

        泉水主要来源于地下水。由于超采,自上世纪80年代起,邢台的泉水逐渐断流。

        “现在可不一样,百泉复涌了。”听闻介绍,记者来到邢台市经济开发区王快镇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7月初,位于王快镇百泉村的百泉,涌水面积超过了500亩。“从2021年8月开始,开发区辖区内的百泉、黑龙潭等泉坑持续稳定复涌。截至目前,水域面积达900余亩,水位最深有45米。”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、管委会主任商黎英介绍。

        地下水水位的回升,是泉水复涌的根源。2021年底,河北省浅层超采区地下水水位平均埋深比上年上升了1.87米。

        随着泉水复涌,多个村镇迎来了发展旅游产业的好机会。“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想一睹百泉的模样。”百泉村村民魏安芹说。在紧邻百泉村的东汪镇,一个依托泉池而建的项目正在施工。工地蓝图上,翠柳依依,泉池荡漾,令人心驰神往。

        地下水水位的回升,也让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。“现在抽取地表水比抽深井水距离更短,省电更省钱。”于少辉说,“不仅如此,今年我们也可以喝上南水北调的水了。”

        在官亭镇,取水方式的改变也潜移默化地提升了节水率。

        “以前自取水,是自己从井里打水,再用扁担挑水回家,路上爬坡拐弯难免洒出一些,就浪费了。而现在自来水管封闭性好,直通各户,加之管道定期维护修理,跑冒滴漏很少了。”于少辉说。

        自来水的收费制度,也改变着群众的用水习惯。生活中,大家的节约用水惜水意识慢慢提升了。

        截至2021年底,河北省南水北调受水区的96个县中,已有部分农村地区完成了水源置换,引水覆盖人数达2172万人。2022年,河北将加快置换步伐,预计年底前,受水区农村水源置换将全部完成。

        “2014年,国家认定河北省的地下水年超采量为59.7亿立方米。”河北省水利厅党组成员、副厅长崔志清介绍,到2021年底,河北省地下水年超采量已压减52.3亿立方米。今年将继续压减地下水超采量7.4亿立方米,基本实现地下水采补平衡。


       

      少妇级品爆乳无码专区